夫兵者,凶器也;战者,逆德也。实不获已而用之。不可以国之大、民之众,尽锐征伐,争战不止,终致败亡,悔无所追。然兵犹火也,弗戢,将有自焚之患;黩武穷兵,祸不旋踵。法曰:「国虽大,好战必亡。」

  隋之炀帝,国非不大,民非不众,嗜武好战,日寻干戈,征伐不休,及事变兵败辽城,祸起萧墙,岂不为后世笑乎?吁,为人君者,可不慎哉!

作者:刘基

出自作品:

百战奇略



★推荐阅读★

兵谈


立本


经卒令


董仲舒传


经卒令


皇甫嵩朱俊列传


卷二十


有始览


争战


序致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