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还京,复命王大臣廷鞫,吏部尚书谭泰袒名夏,奏名夏事在赦前;煊奏不多实,且先为御史不言,今当外转,挟私诬蔑,罪当死,因坐绞。


上还京,复命王大臣廷鞫,吏部尚书谭泰袒名夏,奏名夏事在赦前;
煊奏不多实,且先为御史不言,今当外转,挟私诬蔑,罪当死,因坐绞。

作者与出处:  《卷三十一》  《清史稿》

上下文分析:

为了让读者可以更好地理解本古籍经典名句,我们为你分析了【上还京,复命王大臣廷鞫,吏部尚书谭泰袒名夏,奏名夏事在赦前;煊奏不多实,且先为御史不言,今当外转,挟私诬蔑,罪当死,因坐绞。】名句的上下文信息, 可以在你阅读的时候作为理解的参考材料:

……
陟尚书,父为县民所杀,赐银归葬。名夏夤缘夺情,恤典空悬。因举紊乱铨序,把持计典,列十罪、二不法,并及名夏与洪承畴、陈之遴於火神庙屏左右密议,承畴送母回籍未先奏,亦非法。疏下王大臣勘奏。时上方出猎,巽亲王满达海等召名夏、承畴与煊质,名夏事俱实,承畴言火神庙集议,即为甄别诸御史,送母回籍未先奏,当引罪。上还京,复命王大臣廷鞫,吏部尚书谭泰袒名夏,奏名夏事在赦前;煊奏不多实,且先为御史不言,今当外转,挟私诬蔑,罪当死,因坐绞。九年正月,谭泰得罪,上复发煊疏,命王大臣覆谳,名夏坐夺官。语详名夏传。遂下诏雪煊冤,赠太常寺卿,赐祭葬。以赠官官其子基远,官至礼部侍郎。

  论曰:国初言事侃侃,以开心为最。义、起龙皆用言事致显擢,克简巡方著声绩,命岳策屯田虽未用,要自有所见。森先、裀、开生以謇直蒙谴,独森先复起。煊
……

优质资源筛选与推荐>>
1、或问流水亦有分别乎?曰∶流水不同,有江水、有河水、有溪水、有涧水。
2、而水之中,又分逆流水、顺流水。
3、大约以源长顺流者为佳,而顺流者,又以东流者为更佳,取其流入生方也。
4、然病有顺逆,有时取逆流者,欲因其逆而逆之,正取其逆而仍顺也。
5、劳水者,即取流水而扬之千万遍,后以入药,乃炼生为熟之法也。


★推荐阅读★

你便都闭了鸟嘴,快下水里去。


小喽啰已把船只渡过金沙滩,送至朱贵酒店里。


”武松道:“我从来走江湖上,多听得人说道:‘大树十字坡,客人谁敢那里过。


”戴宗应道:“便是小弟也吃不得,是腌的不中吃。


”杨雄道:“又作怪。


燕顺、王矮虎带领五十余人助战。


”武松点头道:“不须分付,我已省得了,再着两个来也不惧他。


他的爹娘听得说是黑旋风,先自惊得呆了半晌,那里敢说一言。


”武松那里挣扎得脱,被这四个人夺了包裹、朴刀,却似牵羊的一般,脚不点地,拖到村里来。


”张顺苦死要还,说道:“难得哥哥会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