”翠凤怒其虚诳,作色要打,却为子富劝说在先,暂时忍耐。


”翠凤怒其虚诳,作色要打,却为子富劝说在先,暂时忍耐。

作者与出处:  《第四十四回》  《海上花列传》

上下文分析:

为了让读者可以更好地理解本古籍经典名句,我们为你分析了【”翠凤怒其虚诳,作色要打,却为子富劝说在先,暂时忍耐。】名句的上下文信息, 可以在你阅读的时候作为理解的参考材料:

……
缩住嘴。黄二姐亦讪讪的告辞归寝。

  翠凤跨进房门,就问珠凤:“阿是来浪打瞌铣?”珠凤说:“勿曾。”翠凤拉他面向台灯试验,道:“耐看两只眼睛,倒勿是打瞌统?”珠凤道:“我一径来里听无(女每)讲闲话,陆里困嗄!”翠凤不信,转问子富。子富道:“无(女每)打过歇个哉,耐就哝哝罢,管俚做啥?”翠凤怒其虚诳,作色要打,却为子富劝说在先,暂时忍耐。子富忙喝珠凤退去。翠凤乃脱下出局衣裳,换上一件家常马甲。金凤也脱换了过来,叫声“姐夫”,坐定。

  子富爱将黄二姐所说身价云云,缕述綦详。翠凤鼻子里哼了一声,答道:“耐看末哉,一个人做仔老鸨,俚个心定归狠得野哚!无(女每)先起头是娘姨呀,就拿个带挡洋钱买仔倪几个讨人,陆里有几花本钱圆
……

优质资源筛选与推荐>>
1、改岁吾重到,烟萝迹尚存。
2、七松吟暝壑,双瀑溅云根。
3、夜冷猿啼树,秋深叶满村。
4、山林惭大隐,兹夕兴飞翻。
5、一是一,二是二。


★推荐阅读★

早见宋江阵上豹子头林冲,高声叫骂。


”戴宗听了冷笑。


今被擒获,你有何理说。


怎见得。


”黄文炳道:“约莫甚么样人。


从头至尾都说在上面,叫他两个都点指画了字;就叫四家邻舍书了名,也画了字。


”太公道:“我儿,休恁地短命相。


交加一字赤黄眉,双眼赤丝乱系。


不在话下。


仁兄在山东时,小弟哥儿两个也兀自要来投奔哥哥。